名家访谈
当前位置:大球泥首页 > 名家专访 > <名家访谈

访: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张守智

来源:大球泥 更新时间:2015年01月16日 浏览次数:

    张守智,1932年生,河北承德人,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中国陶瓷工业协会顾问,历届中国陶瓷创作设计评比评委,中国陶瓷艺术大师评委,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评委。长期担任国家政府用瓷、出品陶瓷、开发中国现代旅馆业用瓷的设计指导工作,为促进陶瓷产业与文化发展作出过卓越贡献,同时也是生活陶瓷设计领域的学术带头人。1992年被国务院授予“为中国文化艺术事业作出过突出贡献”表彰,及政府特殊津贴。2007年中国陶瓷工业协会第五届会议上被授予“中国陶瓷行业终身成就奖”。

    大球泥,当年醴陵给毛主席做瓷器,给人民大会堂做瓷器的主要原料。中国陶瓷,分为南方北方两大系统,就历史上来讲,南方原料在元代以前,就是瓷石,一种原料制作瓷器就成,但是到了元代,虽然它原料里面的含铝量还不够高,但它的瓷器可以做到较透明,影青嘛,但是大件器物做不了----易变形,后来景德镇在元代就开始使用高岭土了,高岭土加景德镇瓷石,采用这两种原料配方,才可以做出大件器皿了,这是在南方;但在北方不是,北方最早也有瓷石,河北太行山、山西大同、内蒙、唐代的邢窑也都使用瓷石,但在解放后就不一样了,解放后是三元配方、粘土、长石、石英。江西、湖南这一带呢,按照成瓷的规律是粘土、石英、云母等。醴陵用大球泥,结合长石、石英配制,成功试制了给毛主席使用的胜利杯、鱼盘、碗、烟灰缸等生活用瓷,统称为“毛瓷”,具有很高的文化价值、艺术价值和收藏价值。

    现在收藏的这批大球泥,很珍贵,因为矿源没有了,本身这个大球泥的矿,也很特殊,这矿在山里面,不在地皮表面,并且十分集中,大大小小都是圆的,一窝一窝的,好像鸡鸭孵蛋一样,这种结构很特殊,也很有特点,这是在江西和湖南两地的高岭土中,大球泥是含铝量最高,含铁量最少的,这是它最大的优点。如今剩下的大球泥,一是少,那就不能做日用瓷,做日用瓷一下子就消耗完毕。而这几十年,还没发现类似于这种大球泥的原料,也没有跟大球泥可以媲美的陶瓷原料。在中国的陶瓷历史上,也没有这个记录,可谓前无古人,后者难有。只是大球泥并不是湖南解放后才发现的,洪江土一直都有,只是没有人利用好,做土瓷的,他们也只知道怎么用,如何用好则不知。而真正开发大球泥,是解放后,湖南省轻工业厅的一个工程师,叫沈明阳,他是研究原材料的专家,曾写过原料学的书,他是第一个提出来醴陵要用大球泥生产釉下五彩瓷器的人。

    现在应该把大球泥用到艺术瓷上,因为应用在日用瓷上太可惜。假如用来做常委杯,那可不是一点点常委杯呀,一开会就是几万只杯子,常委用的杯子和别的党代表的杯子是一样的,只是常委杯子要编号,谁是第一名就是一号,谁是第二名就是二号……一下子就可把仅存的大球泥用光。所以我说现在的大球泥只能用在制做单件的高档艺术品上。

    再做“毛瓷”没有意义,“毛瓷”原作才有历史价值,最近有考古学家说,仿古瓷没有前途,仿古不管做得多好,国外的博物馆都不要。因为是仿做的,没有那个时间的历史价值,文物价值,现代的仿制的古代瓷器没有文物价值,也不可能是当时历史上真正的东西,所以,不要把大多的精力用在仿古瓷上了。景德镇、河南做仿古的那些人,应该把精力放在当代陶瓷艺术上。

    而要开发新品就得去磨合,但是不应该去和景德镇磨合,还是要跟湖南磨合,因为这个原料产自湖南,景德镇现在的白瓷,如果论白度,透明度,像玉一样的质感,全景德镇做不过湖南,这是客观的分析,但景德镇的陶瓷有历史影响,它代表中国。所以现在很公平的来看,在醴陵的湖南省陶瓷研究所和群力瓷厂,在新中国,给毛主席做的日用瓷,和给人民大会堂做的餐具,它的价值,跟景德镇不同,景德镇只是把传统的东西延续给新中国,做国家用瓷和主席用瓷。醴陵就不一样,醴陵是用新中国提高了传统硬质瓷来做,上了一个很大的台阶,当代硬质瓷超过了历史上原有的水平,而且又创造发明了合成高温釉下彩,这是划时代的突破,所以醴陵的价值,在当代陶瓷发展史上的价值高于景德镇。为什么国庆十周年到十五周年五年时间国家用瓷就换成醴陵的,而把景德镇淘汰下来了呢?因为醴陵属湖南,湖南是毛泽东的家乡?因为感情问题,就选择了醴陵的瓷器?这些都不是,那是人民大会堂和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准备换瓷器的时候,景德镇、醴陵、唐山、淄博还有别的产区都把他们制作好的餐具样品拿到人民大会堂,由大家挑选,挑到最后,大家一致公认醴陵的好,当时就初步决定用醴陵的,但最后得通过人民大会堂和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呈报到周总理那里,周总理后来批准的就是醴陵陶瓷。正是通过这一道又一道的程序,优选到了的醴陵陶瓷,也就是由于醴陵的陶瓷工艺技术也好,醴陵的釉下彩装饰也好,都是一流的,再加上无铅无毒、晶莹润泽、高雅、美观、大方、健康环保。

    所以现存世稀有的大球泥原料,要等到适当的时候,做国礼时,当选到湖南醴陵的釉下五彩时,就用大球泥,再由那个工艺师,国家级工艺美术大师、陶瓷艺术大师来做。一般做国礼,允许一件(套)送出,也考虑到现在的企业积极性,允许留一件(套)在制作瓷器的公司,但不允许复制生产。如果当地的博物馆也需要陈设,经过国务院考虑批准,那就可做三件(套),其中国务院保存一件(套),当地博物馆一件(套),制作公司一件(套),但不许出售,不管什么样的人来买,出多少价格都不能卖给他们。这样大球泥的价值,不就以一当十、当百、当千吗?

    过去给毛主席用瓷,给人民大会堂用瓷也不是只用一种大球泥,大球泥是一个主要的原料,必须还得有别的原料,才能组成合理的硬质瓷矿物成分,不是单一的大球泥,不是瓷石。瓷石就是一种原料配方,一种矿物,直接做瓷器,是落后的做法,不符合科学发展观的。

    说大球泥好,如果量不足,就要考虑如何省着用的问题。一个就是说做国礼,因为原料变成瓷器以后,原料没有了。如果作为国礼的话,送到外国去了,那也没有了,作为人民大会堂国务院的陈设用瓷,国家有这个规定,不能随便哪个领导就把它带到自己家里去,不许下届国家领导人作为国礼送出去,要存档,国务院就有库,那这样就存下来了,这件东西也就作为历史永远保留下来了;那么如果作为作品,企业留一件,还有画瓷器的艺术家留一件,这也是好的,这样呢,球泥没有了,变成了瓷器,作品得以保留。还有一个就是给国家领导人做瓷器,比如说国家主席,国务院总理,他们自己办公室里专门用的文具,专门陈设的一件挂盘等等。

    反正陈设瓷好办,不是国礼瓷,国礼瓷企业可以留下来一件,但是国家留不下来,如果是陈设在党中央,钓鱼台,国务院的瓷,就永远留下来了;还有,假如故宫收藏,他不一定摆出来,故宫只陈列明清皇室的生活瓷,不是单独陈列中国当代的艺术瓷,他们愿意收藏,但是永远没机会给大家看;假如博物馆收藏了,国家文化部给国家博物馆的任务主要负责的事是近代文物、近代的艺术和革命文物,所以国家博物馆可以陈设;还有马上要建的中国工艺美术馆,它的重点是要摆工艺美术品;还有美术馆也在那建馆,叫国家美术馆,所以我认为最有希望的,是中国工艺美术馆、国家博物馆。中国工艺美术馆应该没问题,工艺美术馆里绝对有一个陶瓷馆。但国家博物馆会不会专门搞一个陶瓷馆,不一定,但可能有一个专门陶瓷馆,但目前还未看到。

    所以建议把大球泥的配方注浆料准备一部分,将泥制成坯后,进行画面彩绘实验,经过多次实验磨合,找到适当机会时就可以做。但要珍惜这种材料,好好利用。


下一个:没有了
友情链接:

大球泥瓷商城| 拍卖| 大球泥|

订购电话:0731-89744189

长沙市天心区劳动西路245号凯瑞大厦27楼

Copyright@2015 版权所有 湖南大球泥瓷艺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