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谓大球泥
当前位置:大球泥首页 > 大球泥原料 > 何谓大球泥

再寻大球泥,竹篮打水一场空——袁发军

来源:大球泥 更新时间:2015年01月16日 浏览次数:

    我是怀化一所学校的高级教师,生长在雪峰山下。姐夫是县里某部门负责人,原任雪峰山青界岭地区的一个乡的党委书记,由于工作关系认识不少到雪峰山寻找稀缺资源的商人。八月是我爸爸的生日,酒宴中喝的正酣,从他谈话中得知有个商人两年前在那投资了上百万元开发一种高岭土无果而返。说者无意听者有心,一下激起我的兴趣,因为前些天我也有个朋友要找洪江大球泥高岭土,可以给我上十万元一吨。当时我心想泥巴团怎么会有那么高的价格,看来发财的机会来了。于是乎我做了个有心人,踏上了寻找“黄金泥”之旅。
     为了慎重起见,几天后我还是把寻找大球泥的想法告诉了我姐夫,姐夫笑我傻,说别人已经走过的弯路肯定走不通,不要冒这么大风险,毕竟我们不是生意人。但我坚持认为机遇和风险是并存的。姐夫没办法,就把前些年也在该乡工作过的的原乡党委董书记约出来和我见面了,2011年10月5日晚,我们在怀化迎丰路维多利亚咖啡厅畅谈了许久。
 
 
 寻“黄金泥”之梦

     董书记很健谈,说六年前有景德镇的一个陶瓷厂家找到乡里,说要来开采大球泥,可以给乡里每顿两万元钱,但要乡里出个勘探报告。董书记心想厂家都给两万,那东西一定是个宝啊!为了乡里能尽快创收,于是他请地质勘探队组织了大大小小十几次勘测。乡政府没钱啊,他又只好找私人凑钱,前前后后花了30几万元经费,到长沙,上北京,拜访了很多专家,终于拿出了一份有价值的资源报告。
     景德镇厂家拿到报告如获至宝,和乡政府签了份协议就马不停蹄地组织设备和人员上山了。可是,挖了半个月没见什么大球泥,只拖了几车高岭土回去,说试制瓷器后再来签正式合同。但他们一去就杳无音信了。
     隔了几个月又有上海商人来了,他们也认真看了勘探报告,二话不说就先给乡里一笔钱,草签了个协议就动工了。这次下的本钱更大,他们拿着那些鸡蛋大小的白球泥到北京和上海检测化验过好几次。董书记真希望这次能有个好结果,把资源开发出来,利用起来,做出成绩。上海商人拿到鸡蛋大的球泥化验结果还很是高兴,于是和乡里签订了合同。随后投资建了一条上山顶的五公里便道,把挖机、装运车、工棚等都运上山,准备大干一场。董书记以为住惯了星级宾馆,吃惯了山珍海味,出入有车的上海人来到山野会住不惯,谁知他倒是蛮有新鲜感,今天走这家买只鸡,明天到那家买只鸭,每天还哼着小调十分惬意。挖了近一个月时,山头变成了足球场,足球场又变成游泳池了,想要的大球泥就是没出现。上海商人像霜打的茄子一样耷拉着头走了。
     几个月之后又有个醴陵的商人来了,在山上东转转西转转,呆了好几天,最后也只是提着几十斤小球泥败兴而归。“其实啊,不只是这些商人不甘心,我也不甘心啊!你看看,我这些年辛辛苦苦本想有个好结果,谁知变成这样,赔了这么多钱,唉,自作自受啊!但话说回来,尽管一次又一次令人失望,只要有毅力,坚持下去,说不准还是有可能在当年出大球泥的矿带上找到大球泥。”董书记的最后一句话像一支强心针一样,让我看到了希望,我下决心要去试试。“马无夜草不肥,人无横财不富。”我要快速致富,就在此一搏了。
 
 
 
希望与绝望

     我向学校请了半月假,也找好了给我代课的同事。为了慎重起见,我做了很多前期调查工作。2011年10月8号,我姐夫约了青界岭山下一个乡企业办主任陪我进山,到杨家村查看当年开采的现场。可是由于下雨到不了现场又无功而返了。10月12号天气放晴,我们再次上山,才看到当年的开采现场。乡里的水泥路只到半山的杨村,沿着一条宽约三米、蜿蜒如蛇、十分陡峭的黄土路走了五公里才到达到山顶。我们看见了约一个足球场那么大、深约十米的现场,整个都是白黄白黄的粘土。企业办主任指着这一片粘土说,这些高岭土达不到要求,没有开采价值,上海人搞了三个月,丢了一百多万元,就是在这里。我看见在大块花岗岩下有鸡蛋大小的白球,问企业办主任是大球泥吗?他说真正的大球泥有碗大,没一点杂质,是一窝一窝地在麻石下面,都说是恐龙下的蛋,可现在哪里能找得到?尽管主任显得信心不足,但我还是想坚持一搏。不是有人说过这样的笑话吗?甲商人开洞挖煤,用一年时间挖了几百米就是不见煤影,丢了几百万后无偿把没出煤的煤矿让给了乙商人,哪知乙商人只用了几天挖了十几米就出了优质煤,气得甲商人差点跳崖!我也许就是那乙商人了!
     2011年10月18日是个艳阳高照的好日子,我通过朋友约了国家地质局驻怀化勘探队的陈工,利用休息时间到山上踩点,并确定用钻探的方法探测。我们在山上找了四个点。10月25日,我和陈工带领的五人钻探队伍上山钻探,在山上吃住了11天,取了四个点,开钻120米,其中有两个钻探点在二十米处发现了类似大球泥的矿。陈工讲,从矿带上看,还是有希望找到一些球泥的,于是我下决心上山挖宝。
     11月15日,我和杨村的书记签订了一份关于开采大球泥的协议书,约定占用农田8亩,每亩按2万补偿;占用山林20亩,每亩按1.5万补偿;占用旱地10亩,每亩1.6万补偿,总共62万元整。如果开采出了大球泥就按5万一吨支付给村里,由村里办所有手续,运到国道旁交货。估算着,如能卖十万一吨计算,挖出一千吨,我就发大财了。按约定,上山前我先付了20万元,待挖机上山开挖时再付30万,出矿时再付12万。付款的那一刻我很洒脱,仿佛我自己已经是腰缠万贯。
      用了三天的时间,司机开着挖机从灌木丛生的陡坡翻到了山顶。我们一行四人租住在村主任家,每天付费三百元作为住宿费和生活费。
 11月21日,是个很吉祥的日子,我在当地买了头山羊宰了,拜祭了山神,请村里的头头脑脑一起喝酒,大家喝得很是尽兴。下午二点五十八分,我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对挖机手下令:开挖!机器轰鸣,把原本寂静的山谷搅得热闹起来。山头被一点一点掀掉,泥土夹杂着麻石被推到山间的田里,我蹲在山头、目不转睛地盯着挖机,心情无比激动,在盘算着,等出了宝贝,我要买个大奔SUV型的;要买一套300平米的复式洋楼……
     到第四天下午,机器的轰鸣声猛然停了,只听司机尖叫一声“大球泥”!我一下蹦了起来,三步并着两步走,在挖机前看到了几枚鸡蛋大小的雪白泥球,拿起来左看右看,按奈不住激动的心情,心想也许大球泥就要现身了……
     第六天,已经推掉半个山头了,大块大块的麻石被挖了出来,在石头下面有几十个小球泥,一两个拳头大的泥球,可是仔细看球泥表面虽然很白,但打开看里面杂质却很多。我翻阅了有关大球泥形成的资料,特别是原来洪江开采时的记载,都说泥土下面是麻石,麻石下面是高岭土,高岭土下有小球泥,小球泥下面才是大球泥,而大球泥是一窝一窝的,像恐龙蛋雪白无瑕,我告诉自己:坚持,也许再挖几米就有大球泥了。
     到了第八天,我心里有些打鼓了,晚上开始失眠了,因为我希望的状况老没出现。可是,还得硬着头皮继续挖下去。学校代课的老师有事,要我尽快到岗,可我怎么能放弃这一机会呢?想起眼前事,心情愈加烦闷。
     十多天过去了,原来钻的四个点都挖了,与村里约定的山地面积挖完了,山头变成了平地,平地又变成了三十米深的大坑,捡上来的还是那几袋小球泥。我两眼发呆,直勾勾盯着那一片翻过的泥土,自我安慰:快了,快了……
     12月8日,是个十分沮丧的日子,我拖着疲惫的身体来到挖机现场,看着这一片深挖了三十几米、面积有三千多平方的大坑,看着那黄中带白的泥土,看到大树边还是那几袋孤伶伶的小球泥,我的心彻底凉了:自己用十几年省吃俭用积攒下来的60多万元钱投入到了寻找“黄金泥”的项目,可却一无所获。
     经历失败,我终于醒悟过来:大球泥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就已经开采完毕,再幻想着到青界岭还能找到“泥黄金”,只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资源绝迹就不能复生,这就是自然规律!(湖南大球泥瓷艺有限公司:www.daqiuni.com)
 

友情链接:

大球泥瓷商城| 拍卖| 大球泥|

订购电话:0731-89744189

长沙市天心区劳动西路245号凯瑞大厦27楼

Copyright@2015 版权所有 湖南大球泥瓷艺有限公司